中國基因網您的位置:首頁 >行業資訊 >

上??挂呷绾尉戎巍耙焕弦恍 比后w?對話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

上??挂呷绾尉戎巍耙焕弦恍 比后w?對話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

上??挂呷绾尉戎巍耙焕弦恍 比后w?對話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

5月13日,由北京市委宣傳部、北京市科協等部門組織開展的2022年北京“最美科技工作者”遴選活動名單揭曉。那時,當選者劉清泉還遠在上海,身處緊張的抗疫工作中。


今年4月初,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劉清泉作為國家中醫醫療救治專家組成員,奔赴上海市支援抗疫。如今他已經回京,但每晚7點,他還是會準時上線,和上海專家一起會診復雜病例。

?

早在2003年非典疫情暴發時,時任東直門醫院急診科主任的劉清泉就曾協同專家,制訂中西醫結合治療非典方案。2020年1月21日,他臨危受命赴武漢,與張伯禮院士共同承擔科技部應急攻關專項——中西醫結合防治新冠肺炎的臨床研究,運用“三方三藥”等中西醫治療手段,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90%以上。作為國家中醫醫療隊接管的江夏方艙醫院臨時院長,他值守抗疫前線81天。

?

此次,他在上海戰疫42天,針對確診的高齡老人、嬰幼兒等特殊群體展開研究,協助上海建立起中醫藥抗疫屏障。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劉清泉。受訪者供


■?

對話

劉清泉:上海迅速建立起中醫藥防疫屏障


新京報:

從你的個人經歷來看,在武漢、上海等地抗疫有什么區別?

?

劉清泉:

應對武漢突如其來的疫情,我們打的是“遭遇戰”,一邊應對,一邊思考,一邊形成規律,得出了集中分類救治、中西藥并用的經驗。在分類救治方面,劃分了隔離酒店、方艙醫院和定點醫院。方艙醫院里大多是輕癥病人,武漢的16家方艙醫院開放后,有2萬名病人進駐,解放了定點醫院救治重癥病人的壓力。

?

方艙醫院的輕癥病人也有發熱、咳嗽等不舒服的癥狀,在沒有精準藥物、對于疾病治療認識不是很到位的情況下,我們提出建立以中醫治療為主的方艙醫院。我管理的江夏方艙醫院全部采取中藥治療的方法,最終500多個病人的療效非常好。我在武漢還參與了40多家定點醫院中危重病人的救治、中西醫的協同查房。

?

但是病毒在發生變異,德爾塔毒株發病快,潛伏期短,病人病情比較重,高熱的重癥病人增加,帶來了新的問題。在德爾塔毒株引起的南京疫情和西安疫情中,臨床救治集中優勢兵力降低死亡率,確保普通病例不向重癥轉化。

?

如今,奧密克戎潛伏期更短,具有免疫逃逸能力,出現大量的無癥狀感染者,他們沒癥狀,但帶病毒,還傳染,這是整個治療中最難的地方。這次吉林和上海的疫情面臨病毒傳染快、無癥狀病人多且隱匿的情況。

?

政府給封控區域的居民發了一些中藥,非常明確地提示大家,當出現咳嗽、發燒等臨床癥狀時服用,但被社會誤讀為中藥防新冠。其實這是在核酸檢測來不及普及時,為普通感冒和新冠無癥狀感染者準備的,不是防病而是治病。

?

新京報:

在此次上海疫情中,中藥發揮了什么作用?

?

劉清泉:

此次上海建了一百多個方艙醫院,我們的工作是用好中藥,努力使大量的無癥狀感染者不發展成確診病例。另外,就是給居家隔離人員調整飲食,讓他們適當服藥,使其不出現核酸陽性的情況。

?

對于定點醫院中有癥狀的普通型確診病例,我們通過中藥治療使他們不轉重癥,這樣ICU(重癥病房)的醫生護士才能集中對每一個重癥病人精準救治,從而降低死亡率。


通過中醫治療,使上海普通型病例減少轉為重癥,無癥狀感染者減少確診的發生,這是中醫要達到的效果,目前看來效果還是很好的??梢哉f,上海迅速建立起中醫藥的防疫屏障。

?

我在上海時,北京朝陽區也曾一度出現疫情高發的情況,我遠程指導朝陽區使用中藥,此后發病人數也出現了下降趨勢。中醫干預的效果如何?我們正在用數據進行分析。未來,我們要用科學的研究方法、科學的數據告訴百姓它是有效的。我們也需要更多的科學數據支撐,形成科研成果,讓國際的同行認可和使用中國方案。

?

新京報:

這次應對上海疫情面臨哪些挑戰?


劉清泉:

此次上海疫情老年患者多,由于老人大多有基礎病,臨床救治困難重重。另外,嬰幼兒救治也成了上海關注的重點。如何降低老年人的病死率?如何快速治愈嬰幼兒?這是上海面臨的新難題。

?

圍繞這兩個特殊群體,上海和國家的中西醫專家制定了上海市老年新冠肺炎重癥專家指導原則和指導方法,在49家定點醫院進行區域使用,力降低病死率。我們還探索和研究出一套完整的新冠肺炎兒科中醫治療的指導意見。

?

我到上海的第一天,去了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發現門診大廳里有很多新冠確診的患兒,孩子不愛吃藥嫌苦,又哭又鬧,家長跟著著急,我就現場教授了中醫推拿的方法,通過給孩子捏積、推天門等手法,達到扶正祛邪、開肺降溫的效果。用了中醫推拿的方法后,上海新冠患兒的情況有了明顯好轉,核酸轉陰的時間由最初的二十多天,縮短到十幾天,最后只用七八天。我還和上海專家討論,能不能盡量少用或者不用苦味藥,后來我們在處方中加了一些帶甜味的藥物。

?

此后,我也在調度會上提出組建親子方艙醫院,最后實現了孩子與家長在一起進行治療。

?

雖然新冠病毒一直在變異,東北和上海的奧密克戎毒株也不盡相同,但其共性的問題我們已經逐步認識清晰,具體個性問題要在發現后迅速應對,針對共性和個性問題形成具體的落實方案。

?

新京報:

你最初為什么選擇從醫?多年來你堅持初心治愈了很多病人,是否有成就感?

?

劉清泉:

我出生在農村,從小身體不好,是吃藥長大的。那時候感覺當醫生挺好,尤其在農村,最受尊敬的兩類人都叫先生,一個是教書的先生,一個就是指醫生。我最原始的想法就是,當醫生能夠給村里老百姓解決身體的問題。

?

成就感談不上,前面總有要面臨的困難,總有尚未治愈的疾病。我做醫生看到的永遠是我治不好的病,這樣才能去思考新的問題。

?

新京報記者 張璐

編輯 劉夢婕 校對 李立軍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權行為,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推薦內容

亚洲,国产,综合在线二区-免费人成网视频在线观看-久久av一区二区三区-欧美中文字幕在线亚洲